客户端

下载风迹客户端

IOS Android
热门资讯

文交所之父彭中天: 从国家战略层面剖析中国文化资源转化的途径

发布时间:2017-06-19 13:32   阅读量:1901

编者按:作为一位中国文化产业振兴的虔诚守护者和国家级文化产权交易平台构建的推动者,彭中天先生对文交所价值体系构建有着自己特殊而深刻的理解。

近日,邮币资讯就行业现存问题及解决方案与彭中天先生进行了深入沟通。沟通过程中,彭中天先生以一位学者的角度,分别从“国家宏观战略层面的文化资源转化”、“如何看待文化资产定价体系构建”、“文交所应该发挥什么作用”、“政府应该怎么支持它发挥作用”以及“现存问题如何解决”等方面做了深刻剖析。

不论是彭中天先生,还是行业其他人士,都在运用自己的方式与渠道为行业努力争取。发表于邮币资讯的下文观点已通过一定渠道向上递交。为了达到更好的建言递交效果,故此采访稿公开发表推后了几日,望大家理解。此文为彭中天先生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组织与机构,敬请关注!

一、文化资源将成为新动能

文交所的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交易所问题,它是一个国家的发展战略问题。中国走到今天,随着我们经济的崛起,由跟跑、向苏联向西方学习,再到一带一路这个典型事件,中国已经开始领跑世界了。既然领跑世界就该拿出我们的核心竞争力与发展模式。

过去我们简单的制造业是以消耗自然资源,利用廉价劳动力和污染环境为代价,它是不可持续的。中国的和平崛起不能完全依靠自然物质资源,而是找到自己的优势资源,提炼新动能、构筑新经济。 纵观历史,人类从农业经济,满足基本生存需求;到工业经济,依靠石油与煤炭来推动整个社会的高速发展,以满足人类物质需求。随着人们物质需求的欲望不断扩大,有限的物质资源难以匹配 ,人类必将进入到文化经济阶段,依靠挖掘、发展文化资源从而实现人类与自然的和谐生存。

彭中天先生与邮币资讯主编吴丽花女士合影

二、文交所是实现文化资源转化的基础设施

文化经济阶段需要全新的资源观,将文化资源视为与传统矿产资源、土地资源同等的资源要素。中国最具有价值的独一无二的资源,就是五千年源远流长的文化,是我们的“文矿”。 中国有丰富的文化资源,但是我们没有把文化资源、文化优势转化为经济。所以,全新的资源观需要全新的生产方式来对应。文化是灵魂、产业是载体,文化如何落地,转化为“文化力”推动社会发展,需要一个基础性条件,而文交所就是完成初期转化的基础设施之一。文交所作用就是要找到文化与文化价值,进行甄别,进行转化,它犹如一个采矿的工人、找矿的工人、发电的工人。

我们的先人为我们留下了大量的有价值的文化资源,但转化的工作没有做好。所以现阶段的主要任务是要把沉淀五千年的文化资源转化为推动社会进步的能量。去发现、筛选,并通过一定的机制让它转变为经济价值,推动实体经济的发展,满足老百姓日益提高的物质与文化需求,引导消费。

三、文化产权交易市场可成为中国第四个资金池

文交所的诞生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孕育而生,它应该属于国家战略的一部分,应该是制度经济学的产物,不是纯市场行为。任何交易所都是一种自主安排,尤其是我们国家现在的货币宽松政策导致我们的货币远远高于实物。如何控制风险,引导百姓的资金流向,并且看护好它,是当权者应该考虑的。

供给侧改革的核心之一是改善货币的供给方式。如果说银行是我们国家回收货币第一个资金池,那么股市是通过自主出击和政府推动形成的第二个资金池,房地产是第三个资金池,这三个资金池对固化货币、对满足老百姓需求,对国家增加了财政收入功莫大焉 。随着货币的增多,社会不断的寻找新财富,新的资金池亟待开发。那么下一个资金池在哪儿?

行业投资人代表青松先生(左)与彭中天先生(右)合影

从历史的发展来看,我认为文化资产通过文交所、通过自主出击是可以提升为第四个资金池的,而这个资金池可能是前面所有资金池的总和。马克思说,世界是由物质和精神组成的。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是水涨船高的关系,最简单的例子,随着中国的崛起,张大千超过了毕加索,成了世界上最贵的艺术家。当前中国代表物质财富的GDP总量已经很大了,对应的潜在的文化价值也在同步增长。文化资源一旦通过文交所转化成为新的财富,老百姓能得到认同,整个社会的财富总量将翻倍。要比简单的发展工业经济,每年增长七八个百分点快得多。这件事从中国的发展模式到领跑世界、到防范金融风险、到提高百姓的幸福指数,再到动能转化,转变物质财富为文化财富,意义非常重大。

四、文交所对于“文化资产的定价”将有助于国家反腐

从反腐角度看,文交所亦有存在的必要性。国有文化企业的投资、采购和转让,由于文化资产的定价是一个世界难题,其中的管理漏洞非常大,也不利于保护干部。文交所从这个层面上说,除了回收货币、发现财富,从规范国有企业的经营行为、保护干部的角度也有存在的必要性。因为公开平台是让阳光照进来,是反腐最好的方法。

我希望决策者能从历史、现实、国家战略角度来看文交所,而不是拿着放大镜找问题。问题是肯定存在的,整顿也是有必要的,但是方式方法上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地方,弄不好,出于好心就办成了坏事。文交所的设立是政府推动以及特批下的产物,一直处在各地方政府的领导之下。但在制度层面没有很好的设计,在日常监管上一度缺失,在风险前期控制上没有采取有效的手段,而当矛盾集中到一定程度时,急刹车的方式很可能会使矛盾提前爆发、集中爆发,诱发群体性事件,我认为是不明智的。

文章来源:邮币资讯

登录 注册

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下载风迹官方客户端